• 尘埃之上(2018年第6期)

      四十二岁那年,老林终于结束了光棍生涯,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个突然的“物理”变化,意外地发生在省城,确切说是在一个城中村的垃圾台边上。  破晓时分,村子依然沉睡着,昏黄了一夜的路灯,疲累地探头探脑...

  • 坎坷人生 高尚情怀

      2017年12月23日下午6时,市文联原副主席、《塞上柳》主编胡广深先生在北京与世长辞,享年80岁。噩耗传来,既令人震惊,更使人遗憾,他不该走得这么早,又这么突然!惋惜之情,难以言表。多少天来,我不由得常常...

  • 化龙日(连载)(2018年第6期)

      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国正处在改革开放的前夜。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城镇从那个时代出发,穿过时空隧道跃入我们的眼目。时间定格在一个冬天的晚上,汽车站候车室公演电影,主人公、少年马勺要利用看电影的机会去寻...

  • 王宇小小说(2018年第6期)

    鞋匠李  苍巷如同名字一样的苍老,静静地横卧在老街的东头,青石板铺路,两侧四合小院鳞次栉比,浸泡在岁月的长河中,好像从来都没有改变过自己的容颜。  苍巷西口有一钉鞋小摊,摊主鞋匠姓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 赶 年(2018年第6期)

      赶年大声骂麻雀,是一个秋天的中午。  一群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一粒屎正好落到他鸡爪似的手背上,四处溅开。赶年歪着头,斜着眼瞪麻雀,捡起一块石子,抛向树上,麻雀哗啦一下飞了。  赶年是一个修鞋的,他...

  • 喜迎亲妈(2018年第6期)

      九月底,气候宜人。红红的太阳照耀着,碧空如洗,天地通透。偶尔有一丝白云飘过,美妙如诗。  如今,村里的农民种的庄稼不多,只有黄豆、谷子、少量糜子、洋芋和白菜。这时候,糜子收割了,其他的基本成熟,天...

  • 回娘家(2018年第6期)

    又要离开父母了。 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再相聚。坐在车上的那一刻,我笑着和父母作别,笑着让父母保重身体,笑着让孩子们和姥姥、姥爷道别。父亲和母亲带着满脸的不舍和眷恋趴在车窗外嘱咐我们路上慢点,喊...

  • 故乡的年味(2018年第6期)

    过了腊月二十三,就真实地触摸到了岁月的温度:过年了!马路边那一长溜耀眼的红给整条街道都涂抹上了喜庆的色彩,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对联,红色的窗花,红色的挂饰,把路人的脸都映照成红色了。还有谁不驻足观望呢?...

  • 我的柳树情缘(2018年第6期)

      记得我刚当教师那会儿,地区文联办了一份刊物名为《塞上柳》,县上的文学爱好者联谊会办了一份小报名为《黄土》。我对文学谈不上爱好,但当时,我的确是这两份报刊的忠实读者,至今都很是怀念。这其中缘由,大概...

  • 满眼风光一片绿(2018年第6期)

    上 篇  2008年夏天,我第一次造访陕北。从延安下火车,改乘汽车前往米脂县。沿途所见,除了一字长蛇排开喘着粗气冒着浓烟的运煤载重大卡车,公路两边尽是绵延起伏的七沟八梁。因为无法找到可参照的地理标识,身边...

  • 一钩新月天如水(2018年第6期)

    一钩新月天如水 俞平伯先生说:丰子恺的画是诗,不可说看,当曰“读”。  其实,赏画与读书一样,浸润了读者的情感与思考,但只这一“读”,就有了别开生面的贴近与体悟。看画容易,只用眼睛,是一种视...

  • 绥德这座城(2018年第6期)

    一座山 绥德城四周皆山,这些山都稳稳妥妥呆在自己位置上。唯有一座山不安分,一头闯入无定河和大理河交汇处,一蹲数千年,成为绥德最早的城郭。 它,就是疏属山。 疏属山方圆不足5里,高数...

  • 旧物时光(2018年第6期)

    铁匠铺  铁匠铺子已经消失了三十多年。  铁匠铺位于村子城墙外的北边一座土埝下边,是一面窑洞,和村里的饲养室隔壁。热闹的时候,打铁的叮当声和牛哞哞的叫声混杂在一起,两股声音从各自的窑里传出来时,那声音...

  • 我们村儿的女人们(组诗)(2018年第6期)

    巧儿她妈当年,她骑着毛驴身穿桃红色上衣从李家洼嫁到曹家塔第二天,便走进农业社的田地队长叭嗒着旱烟吐出一句——这新媳妇比桃花还要红一晃,如花面容熬成秋后的高梁穗满脸折皱挂着日月光景的奔波劳累儿女孝顺 孙...

  • 高原景象(外一首)(2018年第6期)

    1群山起伏的时候祖先的脚步最接近天空歌声清澈如镜子祖先对镜高歌,祖先如婴儿住在月亮上,忘记长大大风摇落满树的月亮谁第一个住进冬暖夏凉的窑洞鼾声如雷,响彻在盛产月亮的土地之中多年的寂寞,对谁也不说黄土厚...

  • 九三年的普洱(外四首)(2018年第6期)

    两个人,我们用二十五年后的一壶水冲开这时间的褐色馈赠,多么精致的一块,就像用你的五十岁减去我的   三十剩下的那经时光陈酿的已经褪色的   青春此刻,我们一杯接着一杯,你用回忆交换我对未来无边无际的期...

  • 碧波的诗(2018年第6期)

    回忆母亲织布飞流直下的银河,被她揽在怀里她用那把大梳梳理,梳理出水中的柔云想衣裳时,来她的十指间 连绵起伏她就在云里储藏,储藏她心中的阳光这兼有钢琴和竖琴特点的琴被她弹奏着,弹奏出无声之声把一个家反反...

  • 石头城里的春天(组诗) (2018年第6期)

    骨制口弦琴把劳作一生散了架的牛骨们拾起,一块、一块反复打磨将生前最有力的呐喊 刻在最硬的骨头上,让曾经的傲骨再一次敞开心扉作为岁月如歌的琴床让先人们所有的悲欢安睡让所有逝去的心灵安息然后,傲骨依然挑起...

  • 子洲八景(2018年第6期)

    各地风物名胜以“八景”命名,由来已久。最早传世的“八景”,应当是沈括《梦溪笔谈》所载的“潇湘八景”。这八景原为宋代著名画家宋迪所作的山水八图,经书法家米芾题诗“定名”而传世,其后为历代文人所效仿。明清...

  • 别了,毛乌素(2018年第6期)

    刚刚过去的八月二十六日,央视二套《魅力中国城》,李春临市长率领阵容强大的团队宣传《榆林如此多娇》,同时郑重地宣布:毛乌素沙漠经过数十年的治理,已经被我们制服了! 这句话不简单!翻开榆林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