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门类

文学

残局(小小说)
来源:榆林日报 作者:谢爱芳 发布日期:2024-03-26 08:39

  桌上的杯盘,狼藉一片。旁边的椅子,东倒西歪。打翻的分酒器里,还留有残酒,在枝形吊灯下泛着银光。这里,刚刚中断了一场酒局。

  有朋友攒局约饭,王武也就去了。陕北男人的饭局,吃饭是陪衬,酒才是灵魂。酒过三巡,话匣子打开了,状态上来了,气氛活跃了。张三起个头,李四打通关,“端一个”“走一个”,杯光壶影、觥筹交错,一个个面红耳赤、吆五喝六的,沉醉其中、好不热闹。就在这推杯换盏、酒至酣处之际,王武犹如一根软绵绵的面条,歪歪扭扭滑落在地,朋友急忙去搀扶,王武却已是面色苍白,嘴唇青紫,不省人事……

  救护车呼啸而去,同席的宾客才猛然警醒,仿佛大梦初醒。

  急匆匆驶去的救护车未能如愿,王武的生命定格在了这场饭局中。

  消息传来,犹如一记惊雷,惊得家中的老娘不知所措,成了木头人。老娘这儿走走、那儿转转,咕咕哝哝,痴痴呆呆,喃喃自语……她已掉不出一滴眼泪,茫茫然地絮絮叨叨,机械地侍弄着中风在床的老头子。

  王武的妻子悲凄地蜷缩在荒凉的角落里,深埋着头痛哭,强忍着不出声,激烈地抽搐晃动着单薄的上半身,眼泪滂沱浸湿了衣衫……

  街坊邻里纷纷坦言,夫妻二人的感情好呀。小两口婚后没有红过脸,经常是夫唱妇随,进进出出成双入对,恩爱有加。王武是家中的顶梁柱,家里家外都操持得周到细致,孝顺父母、体贴妻子,小孩子教得也很懂事,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令人称羡。

  幸福美满的生活,被这场酒局打断了。

  九岁的儿子捧着要送给爸爸的生日礼物,泪眼蒙眬、泣涕如雨。为了给爸爸一个惊喜,儿子早早就谋划着这份生日礼物,没承想再也送不出去了。哭累的儿子歪躺着睡着后,仍紧紧地怀抱着这份礼物。在睡梦中,还发出一声紧接一声的哽咽。

  止不住的悲伤在不断蔓延,凝成了冰冷的空气,如孝布般罩住了昔日的温馨与欢乐。老师通知的家长会,也不知道谁去开……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