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脂,一个戏韵悠悠的地方

曾有“小戏之乡”美誉的米脂县,在陕北这块土地上得无定河之气势,银河水之灵气,受英雄美人熏染,多少年来传承有序的戏剧比比皆是。出生于米脂小巷子的马健翎先生,他从小耳濡目染,像许多孩子一样,在母亲的纺车旁、油灯下听那些充满神秘色彩的故事,直到他去北京上大学期间,仍感到那些故事召唤着他、冲击着他。家乡落后的面貌,以及人们精神的颓废,让他产生一种冲动,他寻思用唱戏的方式去感化人,以改变人的精神面貌。从此,他对戏剧的浓厚兴趣一发不可收拾。1943年,马健翎创作的大型秦腔现代戏《血泪仇》,为传统戏曲与新时代生活相结合作出了重要贡献。他一生创作编写了60余部戏剧,都具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饱满的战斗热情,深受人民群众的喜爱。可以说,马健翎的戏剧创作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开山之作,也是中国戏曲现代戏的奠基之作。

    因为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的相互接触、相互交融,也可以说在中原文化与边塞文化的冲撞过程中,人们的喜怒哀乐从开初最简单的表达方式中逐渐形成了一曲“戏”。后来,人们习惯于把这种形式引入祭祀、庆典当中。米脂境内除了传统的秦腔、晋剧外,还囊括了陕北境内的所有戏种,如道情、碗碗腔、眉户、秧歌剧等。从孟家畔至今流传下来的古老秧歌就足以证明,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在闲暇时,特别在逢年过节、祭祀、庆典等活动,以及乡村庙会中,唱“戏”成了主要的娱乐活动。清末民初,山西戏班来米脂演出,影响较大,特别是民国十一年,河北夏翠玉女士的戏班来演出的河北梆子剧目,让当地百姓大饱眼福,同时也促进本土艺人的演技和剧目的革新。到后来,无论城里乡村人人都能轻松上场演戏,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大戏小戏层出不穷,米脂处处闻“戏”声。

1937年,东街小学筹集经费购服装、乐器,成立宣传队。演出小剧和地方戏,后由学生和一些艺人组成米脂抗敌剧团。1939年改为绥德警备区民众剧团。1941年该剧团调往延安成为西北文工团。新中国成立后为陕西省歌剧院,大都是米脂演员。1944年6月,米脂成立大众剧团,由本县老艺人和米脂业余剧团成员组成,当时有须生任凤仙,人称“九岁红”,申怀高人称“米脂红”,旦角吕金凤,艺名“三女子”,可谓人才荟萃,红极陕北。同时,冯社臣等联络商界戏剧爱好者组成“公盛兴”自乐班,不久改为业余晋剧团,加之印斗等乡间成立业余剧团,米脂的戏剧演出到了顶峰时期。此后,由于种种原因,米脂的业余剧团纷纷解散,直到上世纪50年代初,米脂再次成立业余剧团,百姓称为“三队戏”。

    因为在绥德群众剧团“二队”交米脂管理,米脂正式有了自己的剧团,人称“二队戏”。“二队戏”是陕甘宁时期,贺龙领导的120师收编了绥德晋剧团为八路军作宣传,后招收一批小娃娃,培训后分给“二队”到米脂。

    一度时期,米脂“二队戏”(米脂剧团)唱红了这块土地,有外地剧团不服,跟“二队戏”对台演出,米脂“二队戏”都是脱颖而出,还编排了许多大型历史剧,这是米脂戏剧的重大转折,也是戏剧的真正回归。“二队戏”的常建荣,8岁从艺,勤学苦练一身硬功,她从跑龙套演杂角开始,再到须生、小生、旦角等扮相,几十年在米脂这块土地上表演,戏迷们称“常老五”。她戏路广,演技超群,米脂百姓人人皆知,成为戏迷的偶像。事实上,米脂县许多村子,几乎人人会唱会扭,只要锣鼓一响,村里男女老少都会围过来,不需要涂脂抹粉,就地取材,农具、扫把、羊肚子手巾,哪怕是一根树枝柳条都是道具。80年代,春节举办秧歌汇演、小戏调演成了一种模式,每个乡镇都拿出看家本事,年年有新意,场场让人耳目一新,观众看得流连忘返。值得一提的是从李均沟走出的女子李慧琴演技十分了得,她的一招一式颇有功底,圆润的嗓音带着质朴,好长时间是米脂文艺女孩的标榜。多少年过去了,说起米脂小戏,人们总会说起李慧琴。对于小戏的眷恋,加上许多人的守候,使米脂小戏有了一脉相承的灵魂。所以米脂便有了闻名的“小戏之乡”称号。在榆林和陕西,说起戏剧,前有“二队戏”的辉煌,后有“小戏”的传承。这凸显了米脂深厚的文化底蕴,同时也为这块土地注入了活力、添上了精彩的一笔。

     从大型现代戏《水流千里》《鸡叫三遍的雾》开始,米脂现代小戏像井喷一样出现。无论《一双鞋》《撞亲》、《卖猪》《野味餐馆》《情系山乡》《小巷风波》《夏天的故事》,还是《马家婚事》和后来的《寸心悠悠》等一系列作品,如一股洪流般涌现在世人面前。每一个小戏里讲述的是百姓身边的故事,小人物、普通人生活真实的写照,都充满了“戏”的味儿,每一场都感人肺腑,同时也渗透着米脂戏剧人的心血。米脂的小戏有看头,是因为米脂小戏的源头——剧本都是本土编剧呕心沥血创作出来的,他们把身边发生的事、把百姓向往的生活,用质朴率真的语言、跌宕起伏的剧情,展示给百姓的都是耳熟能详、喜闻乐见的故事,加上娓娓的音乐,演员们惟妙惟肖的表演,拨动着每一位观众的心弦。在米脂文化馆一直从事戏剧表演的艾香玲说起自己从艺的经历,颇有感慨。她说从古装戏到现代戏,米脂经历几代人,可以说一直不懈地在努力。艾香玲在米脂是名人,从十几岁开始唱戏,在古装戏里除了扮相让人感到美之外,一招一式也颇有功底,水袖舞动,声腔亮起,那种韵味带有天生灵气,深受观众喜爱。80年代里,艾香玲风华正茂,演小戏可以说是如日中天、百姓喜爱、专家认可,在榆林乃至陕西,享有盛名。有这样的领头雁,米脂的小戏发展进入了空前的高潮。榆林有文艺晚会,安排有小戏节目必须是米脂代表队演出。正是如此,米脂涌现出高建伟、惠琴、赵锦荣、张子斌、杜生仲、雷均平等一大批优秀演员,他们扮演的人物仪态、艺术感染力和塑造的人物形象在百姓审美视角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如今,戏剧整个市场低迷,很难想象到了中年的艾香玲依然初心不改,她对小戏执著地热爱着,用顽强的精神坚持着,榆林各地演出都抽调她去,县内文艺活动更少不了她的身影。要把米脂的“小戏之乡”重新树立起来,把这种简单活泼、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深入乡村、社区、校园,让小戏小品的演出成为一种群众文化活动,值得我们思考:一个地方的文化艺术品牌,我们应该有什么?

    米脂“小戏”的唱腔和表演中,既有眉户腔的委婉,也有碗碗腔、道情的流畅,有时候根据剧情,本土的音乐创作者还加上了信天游的激越粗犷。创作者把本土的语言巧妙地结合起来,形成了圆润和细腻的独特风格。米脂的编创者、表演者都极具创造性,除了自身的唱、念、做、打功底外,在舞台上无论表现慷慨激昂的革命样板戏,还是表现村人村事和小人物故事,米脂的小戏一次次创造了辉煌。80年代作为小戏史上的一个高峰,米脂小戏成为家喻户晓的艺术形式。每逢春节,每个乡镇演出的小戏无不表现出独有的特点,各具特色的唱腔艺术,营造了绚丽多彩的小戏舞台艺术。加上演员们自然、适度、朴实的演技和句句入耳的唱腔道白,让群众普遍感受到小戏中的人物就在身边。加之细节精致,又贴近生活,编者把握住本质,有典型形象,小戏如雨后春笋般涌起,充盈满满乡土气息,迷醉城乡村民。值得一提的是还有土生土长的编剧们,艾绍青、杜小铎、郭思焕、李长江、高瑜、折树成、高明德、李雄鹰、常光生、刘毓珠、高志峰、艾克生等一大批创作者,还有高志强、高万飞等一大批音乐谱曲者,他们独辟蹊径,汲取古今唱法,挑战自我。把音乐曲调谱得丰富多彩。可以说米脂的戏剧几十年的发展史,既有老一辈艺人艰难拼搏的开创史,又有后辈艺术家们传承与创新的发展史。其间,随着社会的发展,戏剧的题材与演出形式不断改变,但唯一不变的是,作为文化底蕴丰富的地方,米脂的“小戏”经历多年薪火相传,扎根本土,留给后人一笔宝贵的遗产,也彰显了米脂文化艺术的另一标高,在榆林乃至整个陕西,米脂“小戏”可以说名声大震,取得了行家的认知和百姓的认可,摘取了一个又一个桂冠,赢得了“北有陕北,南有礼泉”的“小戏之乡”美誉。

    追根溯源,米脂小戏的繁荣与发展绕不开的是时任文化局局长朱国恩,他坚韧不拔的进取精神,还有坚定执著的敬业精神,为米脂的文化艺术发展奠定了厚实的基础。为此,朱国恩曾获榆林市唯一的“百乐奖”,这是对他以及对米脂文化的最高褒奖,也鼓励着米脂的文化艺术工作者全心全意地奉献自己。

    是的,米脂曾是一个处处能触摸到文化的地方,回忆当代“小戏”的盛况,许多人感慨不已,那些在一起细细琢磨的日子,接地气、相互碰撞,不图什么。一心发展米脂“小戏”的人们,渐老渐远,有的已经离世,但那一幕幕动人的场景如此清晰、明亮。无论是戏楼高台,还是乡间草舍,不绝于耳的唱腔凝聚了人气。现在我们寻找文化自信的时候,是否能拾回记忆,把“小戏之乡”捧起来,重新回归,展现米脂人的另一种精神,让世人感到千年古县独有的芬芳。

                                                                        编辑:少凡

责任编辑: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