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葭州行远的禅意人生 ——画家高济民

res01_attpic_brief.jpg

res04_attpic_brief.jpg

res07_attpic_brief.jpg

高济民,1939年生,佳县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号十九阿罗汉。重庆出版社高级编审,以禅道人物名世。师法贯休、梁楷,以罗汉传名,画界有“高罗汉”之称。多以泼墨大写意作画,有古风禅境。曾在广州、重庆等地及日本、新加坡多次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罗汉堂画语》《高济民禅画》等画集。作品入选、入编《中国画名家中堂作品展》《荣宝斋中国画清赏集》《中美建交37周年纪念邮册》《百年中国画家百年当代卷》等。

山城重庆,今年近八十岁的画家高济民来到这里已经五十多年了。每日独处作画、体悟禅学,是他的日常生活。少小离家,但家乡在他心中早已定格成一幅最美的画。佳县的小山村通镇是高济民的老家,素有铁葭州之称的佳县险峻、雄奇,却也贫瘠、闭塞。然而大山深处的童年快乐时光,是高济民念念不忘的乡愁,也是他艺术生涯的启蒙。父亲是医生,会写毛笔字,因此他很小就开始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缺水的陕北,少年高济民需要去挑水,水流得很慢,等待的过程就是他随意写画的过程,也成就了他一生的喜好。

佳县白云山庙会历史悠久,山上庙宇古迹规模宏大,雕塑、壁画经久,堪称艺术宝库。几岁的高济民有次随大人去赶庙会,夜晚许多人就在大殿歇脚。第二天清晨,当他醒来时,阳光照进寺庙的各个角落,但见早起的人和这些寺庙里形态各异的神像浑然一体。这个奇特的印象多年后依然让他记忆犹深,因此他在绘画的时候,按照人的形象绘制自己心目中的罗汉。

1953年,13岁的高济民从佳县城关小学毕业,离开了家乡,来到武汉读书,从此得以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后来,高济民毕业于武汉建筑工程学院,又在军队从事文化绘画宣传工作多年。在高济民学画的道路上,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没有请过固定的老师。对他来说,曾经的部队生活就是他绘画的专业大学。从1962年到1979年,高济民在部队度过16年的时光,因为办展览,著名画家邵宇、刘继卣等都曾被派遣到部队,高济民看他们画画,跟他们学习,受了很大影响,他的绘画技艺不断提高。文革结束后,他还有幸向国画大师黄胄学习,得到进一步提高。退伍以后,高济民来到重庆出版社,依然从事着与绘画有关的编辑工作,编连环画,他自己也画连环画,还出版过十本连环画书。渐渐地他从画连环画逐步涉猎各种画作,水粉、油画、版画、国画……长年的历练,让他最终找准了自己的艺术方向:中国写意人物画、禅画。禅画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在中国绘画史上有很高的地位。

1986年,49岁的高济民研习人物画多年,正陷入苦无所得的困境。九华山与高僧惟和法师的一次邂逅,让他豁然开朗,在中国写意人物画方面步入一个新境界,尤以罗汉传名。

在对禅意不断参悟的过程中,笔耕不辍的高济民得写意之妙,渐渐脱颖而出。他的笔墨简练朴拙、随意天成,塑造的罗汉、仕女形象鲜活灵动,一种古风禅境跃然纸上。因此在画界,他有“高罗汉”之称。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冯远说:高济民是新时期人物画的出色代表,有着广泛的影响,高先生笔墨功夫很深,感受性、创作欲望很强。诸多因素的结合使得他的罗汉题材别具风格,这种独特的画风面貌在当代中国画家中也是很少见的。我们有理由期待高济民在艺术上有更精彩、更伟大的创造!

《十八罗汉图》是高济民诸多禅画的代表作之一。1999年的时候,天安门城楼管委会专门邀请他到北京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大庆作画,当时受邀的还有许多全国名家。高济民被要求绘制巨幅画作,长3.6米,宽1.4米。巨大的画纸让他踌躇良久,最终选择了传统文化中的十八罗汉题材,画作最后被人民大会堂收藏。

除了画罗汉,高济民也画仕女。不过,在他的笔下,更注重人物所透露出来的一种禅意和禅趣,所以用笔造型往往极简,多以浓墨大写为之,这其中也渗透着他对禅学的理解与体悟。他的画作师古,有贯休、石恪和梁楷等古代写意人物画大家破笔泼墨、狂放不羁的笔触,飘逸淡雅而独洒脱闲逸的神韵,以至“物我两相忘,落纸似神通”,让人能体会到中国画崇尚高简的美学境界。但他在画中体现“返璞归真”“任性天然”通禅境界的同时,又以艺术的时代性,在画法上及人物形象塑造上进行改变,更符合于表达现代人的审美和精神状态,体现出乐观、豁达、自由之风。

除巨幅代表作《十八罗汉图》被北京人民大会堂和天安门城楼永久收藏外,他的作品《鱼乐图》《听雨图》分别参加1990年在日本东京举办的“现代中国巨匠绘画展”和1991年在东京举办的“现代中国绘画展”。

“芭蕉罗汉松,大椽写意浓;坐卧天地间,俯仰有无中;百态应可掬,万象拂禅风;物我两相忘,落纸似神通。”这是文化学者杨圭言品读高济民写意人物画最突出的印象和感悟。在快餐文化盛行的当下,高济民几十年潜心打造的写意世界里,中国画艺术的核心价值——写意精神,坚守的底线——笔墨神韵,得到了更多的重视与发扬。

如今的高济民任重庆市现代禅画院院长,老伴郑象贤与他志趣相投,在花鸟国画方面取得不俗成绩。笔墨挥洒禅意时,高济民没有忘记遥远的陕北,没有忘记陕北的父老乡亲。儿时来找父亲看病的老农民,留着大胡子、穿着羊皮袄子的形象被他潜移默化用入画作之中,他的人物画常有留着大胡子、袒露着胸脯的形象表现,有着高原人独有的质朴和达观。

故乡是遥远的,却依然是亲近的,岁月绘下一帧水墨丹青,以遥远的祝福抵达异乡的暗夜与黎明,期待高济民携禅意江湖行远、辽阔人生。


责任编辑:张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