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兄弟

对话“黑娃”姬他


    《白鹿原》正在热映,随着一幅关中半个世纪变迁的史诗画卷不断展开,风情白鹿原上的各色人物也在一声秦腔一片原和一碗面中前赴后继地亮相,成功塑造出白鹿原上最离经叛道的黑娃的演员姬他,也受到亿万观众的瞩目。

    黑娃是姬他

    两年前的一天,我来到《白鹿原》剧组探班。乍一看,非洲人般黝黑闪着光亮的皮肤和比我大腿还粗壮的胳膊,要不是那张熟悉的面孔和浑身散发出的豪气“涛声依旧”,还真认不出这就是姬他。为贴近剧中的黑娃,彻底放下自我,姬他跟着主创在开机前一个多月就来到原上,与老百姓同吃同住同劳动,体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体会土地的伟大和村民们那种原始、单纯、天然的幸福感。他每天穿着粗布衫准时扛起镰刀去田地里打卡,干农活、做“麦客”,节食减脂不算,还在全身抹上“助晒油”,在盛夏的骄阳下,前胸后背两面反复裸晒。

    “黑娃这个角色对我来说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姬他说。黑娃贯穿了从“白狼”到“白鹿”的全过程,历经着情人、丈夫、土匪、国、共、儒家信徒等多角色的转变,既勇敢、善良、自信、不断地突破传统束缚,又鲁莽、自私、自卑、受制于传统的约束,是一个矛盾的统一体。

    “如果说我是一个跳高运动员,黑娃就是竖在面前的横杆。”姬他说面对陈老师设置的这个高度,自己经历了起先接戏的兴奋和面对角色的彷徨,在痛苦的历练中,他望着起伏的麦浪与“古人”黑娃对话,成了真正的黑娃。在与田小娥的激情戏里,演过几十部影视剧的姬他却陷入了尴尬境地,他是第一次演激情戏,经过道上人的“调教”,他进入了状态,把处男黑娃第一次要尝禁果的紧张、激动、血往头上涌的样子诠释得细致入微,被媒体誉为“黑娃的喘息”。正是这种灵与肉的深刻体验和揣摩、饱含的热情和灵性,姬他才能呈现出一个活脱脱的、浑身散发出浓郁荷尔蒙气息的黑娃。

    我眼里的姬他

    祖籍米脂、生长在西安的姬他是我五爷爷的长孙,他执拗坚毅,有个性有艺术特质,以油画创作类第一名的成绩考上西安美院附中,却在连续三天画不好一张静物画的沮丧中,冲动地撕碎了图画,自作主张地剃了光头回到普通高中。

    知子莫若父。姬他的父亲是西影厂的制片主任(在我编导的电影《美丽村官》和《王贵与李香香》里均为制片主任并担纲反一号)。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是他“忽悠”外甥张嘉译到北京电影学院的考场上“玩玩”,送他走上“影视不归路”的。此时看到儿子的这个状态便思忖起来。一天,不温不火的父亲对姬他“漫不经心”地说:这几天电影学院租了厂里的地方要考试,下班的时候也就顺便给你报了个名,去那跟人家考试的孩子们学学,权当锻炼锻炼。姬他也就二话不说走进了考场,一二试顺利过关。带着一股“洒狗血”的猛劲儿走进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和姚晨、杨志刚、杜淳等成为同学。他先是靠着敢闯的猛劲儿学习表演,后来把画画的基础用在表演上,当同学们还没想好怎么做的时候,他就按剧本的提示将场景画了出来。几年大学下来,他对演员的行当越来越喜欢,也越来越上路了。

    2003年夏天,姬他大学毕业,留在电影学院当了一名老师,得知消息后,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他似乎不适合当老师,他是那种不甘寂寞,骨子里信念坚定、飞扬跋扈的人,从他喝酒就可以看出。比如有一次我们在北京喝酒,当他看到桌上的十五年西凤酒,便独自走出饭馆给自己拎来两瓶七八块钱的二锅头,并用牙齿将酒瓶的铁盖咬开,也不管我们玩的不亦乐乎,自顾自地喝起来,酒宴结束时,我看到两瓶二锅头在姬他面前底朝了天。记住他好这口后,几年前的春节期间,他来榆林时,我跑遍全城买了十小瓶二锅头,等到酒宴散去时,他竟一口气喝了八小瓶计一斤六两。果然,有一天他突然惊醒过来,辞去了电影学院的工作,真正成为了一名职业演员。

    “外地来京务工人员”姬他

    姬他全身心投入到影视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参加过几十部影视剧的拍摄、在十几部戏里担纲主演,和表哥张嘉译的合作从2004年在电视剧《萍踪侠影》的首次至今已有十几部作品,如《瞧这一家子》《你是我兄弟》《悬崖》《花火花红》《一仆二主》和《后海不是海》等。对大自己11岁的表哥张嘉译,他一直有一种敬畏感,高大的表哥就是一个榜样,在生活里面对表哥也会很紧张。“不过,我一直在努力消除这种紧张感,希望以后再与表哥对戏时能够更加自如。”《白鹿原》后的姬他已从先前的不自信、很忐忑,到了心态上适应转变的成熟。

    随着2016年的红色偶像革命史诗大剧《红旗漫卷西风》和最近的良心剧作《白鹿原》的热播,厚积薄发的姬他粉丝遍布大江南北。面对热闹,他依旧低调平实,实名认证微博上的“外地来京务工人员”身份大概就是对他这番话的最好诠释。前几天我和姬他探讨陕北题材的年份大戏,他说:对于陕北、特别是文化大县米脂拍摄如山西《乔家大院》《走西口》一类的大戏很是期待,因为我们有更加厚重的文化和可歌可泣的故事,如果哥能拿出好的剧本,一定说服经纪公司让自己参演,如再能让表哥、表嫂王海燕以及陕西籍的那些大腕们加盟几个,这部剧作一定是响当当的,定能为弘扬陕北人的精神与陕北文化、旅游业的发展推波助澜。姬他的期待也是我们大家的期待。

 

   


责任编辑: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