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电影我的梦

res01_attpic_brief.jpg

《沙漠之心》拍摄现场    

 

    这是以榆林人现代生活为背景,由榆林人编剧,在榆林投资拍摄的第一部院线电影;

    这是2016年全国五部、陕西唯一获国家电影局《中国电影报》优秀剧情奖的电影;

    这是首部以沙漠赛车和荒野求生为题材的高质量高口碑高评分高品位的电影;

    这是中国首部将越野e族精彩生活搬上大银幕彰显新型汽车文化的风光类电影;

    这是开创榆林文化历史上新篇章的大造型艺术类电影……

    这部电影是《沙漠之心》,取材自越野e族定边沙尘暴俱乐部队参加阿拉善英雄大会的感悟。影片讲述了一伙越野人走失之后,经过人迹罕至的大沙漠、戈壁滩、沼泽地等,夜遇野狼袭击,日遇毒蛇擒食,为了找到援救队,在沙尘暴席卷中艰难的行进过程,展现了主人公不屈不挠的求生欲望和抗争精神。同时还展现了西部优美动人的风光和恶劣凶险的自然环境。

    可谁能想到,这样一部题材独特、制作上乘的院线电影,是由榆林定边县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文化传媒公司出品,由一个60岁的陕北汉子高振庆编剧、投资拍摄的。近日,本报记者走近高振庆,了解他拍摄《沙漠之心》背后的故事。

    拍电影是他一生的梦想

    1957年出生的高振庆是米脂人,从小就喜欢看电影,他回忆说,上高中时米脂县城里有一家影剧院,“5分钱一张票,电影类型也很单一,主要放映的是《小兵张嘎》《地道战》这些,但是人山人海”,那时候,不满20岁的他觉得电影是非常高尚的艺术,暗自下决心,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拍一部电影。

    高振庆说,那只是隐隐约约的一个念头,对当时的陕北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根本不敢向旁人提及,但拍电影的种子种在他心里,始终没有改变过。

    高中毕业后,高振庆来到定边县冯地坑乡插队,一年后参加了县剧团,后来为了生计,当过美工、制版师、设计师,几十年来,他做过装修,开过传媒公司,办过报纸,这些经历让他认识并了解了艺术,也让少年时期的电影梦渐渐清晰起来。

    为了真正实现这个梦想,从2001年开始,高振庆着手创作剧本,他最初是想把剧本《石琵琶》拍成电影,这是个描写陕北说书的题材,几经周折都搁浅了。偶然的机会,他跟西安的导演聊起越野e族定边沙尘暴俱乐部在腾格里沙漠的飙车活动,导演们认为这个题材非常好,高振庆下定决心要创作一个以越野e族为题材的电影剧本,并通过银幕展现给大众。

    2013年9月,高振庆完成了他的剧本,这就是《沙漠之心》。

    行程12800公里深入大漠腹地

    确定好了剧本,接下来就是找导演、剧组、筹钱等一系列的事。高振庆告诉记者,虽然他一直想拍电影,但是真正接触后才发现自己是个门外汉,困难远比想象的要多。

    剧本完成后,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就拿着剧本去北京找导演,经人介绍认识了《富春山居图》的执行导演李柯。李柯看过剧本后对此非常感兴趣,为了赶在国庆期间拍摄阿拉善英雄大会的场面,两人一拍即合,分头行动,李柯在北京找演员,高振庆在定边筹资金。

    2013年9月27日,双方人马在定边会合,国庆节《沙漠之心》正式开拍,这一切,距离高振庆的电影萌芽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十年。

    这部电影采用大量纪实镜头,背景涉及内蒙古境内的居延海、胡杨林、怪树林、黑水城、天鹅湖、巴丹古林、腾格里、毛乌素大沙漠等。为了选景,已到花甲之年的高振庆和导演、摄像一起3次深入沙漠腹地,从秋天到春天,历经三季。“沙漠气候变化多端,环境非常恶劣,我们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身体和心理上的冲击”,现在提起来,高振庆依然心有余悸,然而即使拍摄取景历经磨难,甚至距离死亡一步之遥,谁都没有说过放弃。

    经过5省区13地的辗转往复,12800公里的迁徙追逐,2013年12月3日,电影《沙漠之心》在内蒙古阿拉善右旗杀青。

    债台高筑却从不言悔

    高振庆要拍摄的是一部真正意义的电影,那就是院线电影,杀青距离上映还有很远的路,这一步他又等了三年。

    三年来,导演李柯回北京去剪辑影片,最终拍摄了5000多分钟的影片保留了95分钟。而高振庆需要做的是寻找合作伙伴,筹集资金,他前期已经投入了200多万元,还不包括导演费用、场地租赁费用等,如果要在院线上映,还需要找公司宣传、包装等一大笔费用,也有传媒公司出价500万元买这部影片,前提是高振庆不能干涉。高振庆说,他舍不得,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合作伙伴,苦心人,天不负。辽宁金昌影视文化公司最终与高振庆达成协议,双方共同出资,这部投资近800万元的《沙漠之心》才正式与观众见面。

    2016年12月2日,《沙漠之心》上映,这是榆林的第一部院线电影,然而票房并不理想。为了拍摄这部电影,60岁的高振庆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下几百万元的债务,但他坦言自己从不后悔,因为拍电影是他一生的梦想。

    高振庆告诉记者,自己的一生与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热爱这片生他养他的大漠,这里是多民族融合地区,它的风土人情、地理地貌都有一种原始的美,这里又曾经是战场,具有传奇色彩,有很多故事。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为这片土地贡献自己的一份光热,而影片是传播文化最直接有效的手段,他希望通过电影让更多的人了解并热爱这片大漠,这是他的初衷,他永不言悔。

   


责任编辑: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