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琵琶与文学的创作

琵琶作为古老而又具代表性的民族乐器,自古就与文学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本文试从琵琶的渊源及它在中国音乐史中的发展入手,对琵琶曲的文学性及艺术性进行举例阐述,下面我们就以唐代诗人白居易的《琵琶行》为例,看看琵琶与文学的背景关系。

    白居易任谏官时,直言敢谏,写了大量的讽谕诗,触怒了唐宪宗,得罪了权贵,后被贬为江州司马。这使他心境凄凉,满怀郁愤,次年送客湓浦口,遇到琵琶女,创作出这首传世名篇。

    《琵琶行》中描写琵琶女不愿出场但又盛情难却的矛盾心情的句子:“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诗中将琵琶女的命运与诗人身世联系起来的句子(也是诗眼、主旨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诗中有四处描写月亮作衬托的诗句,它们是:“醉不成欢惨将别,别时茫茫江浸月;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去来江口守空船,绕船月明江水寒;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还独倾”。

    《琵琶行》善于运用各种生动的比喻描绘音乐形象,不仅以声写声,而且还兼有以形写声的特点,即用听觉形象、视觉形象联合起来通比音乐,使得琵琶女的弹奏非常具体形象。如写大小弦合奏时是这样描述的:“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再如,诗人还用旋律的变化写出了先“滑”后“涩”的两种音乐意境:“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还如,诗人用自己独特的感受来描绘余音袅袅、余意无穷的音乐境界:“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把琵琶女的情感暗流推向高潮的音乐描写是:“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运用侧面描写表现琵琶女弹奏技艺高超、音乐具有让人回味无穷的艺术境界的诗句是:“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琵琶行》中三次写琵琶女弹奏都用了侧面描写:第一次“忽闻水上琵琶声”,侧面描写的句子是“主人忘归客不发”;第二次当“四弦一声如裂帛”结束弹奏后,诗人用“东船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来进行侧面描写;最后一次“凄凄不似向前声”,作者又用“满座重闻皆掩泣。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作侧面描写。

    所以,音乐与文学创作有着相辅相成的关系。然而,文学创作又源于它不同的生活基础和历史背景,每个特殊、特定的年代都会有不同的时代作品出现,但与音乐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


责任编辑:李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