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户人家的女子(小小说)

大姐捎来话说,无定河镇自去年开展精准扶贫以来,家里的光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想叫我们一家三口回家看看。

脚下这条小路,忠实地记录着我跌跌撞撞的过往,我从这儿带着无定河的泥腥气味走出去,如今又带着城市的聒噪回到这儿。这儿有只比我早出生几分钟的孪生姐姐,是我踩着她的青春走向城市成为公家人的,我捡起时光的碎片细细回味……

牛家山村,和无定河镇的千百个山村一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因为我是小子,家里便无限制地把宠爱泼在我的头上。因为家里太穷不能同时供两个娃娃上学,我穿着新衣服背着新书包上学,姐姐只能提着小筐拿着小锄头上山挖野菜野草喂猪喂羊,我那时只是隐隐约约看见姐姐晶莹的泪珠在迷茫中颤抖。

终于到牛家山村口了。我激动地放眼望去,整个村子的窑洞外墙和院落的围墙被黄色的涂料涂成统一的颜色,非常漂亮。村口打谷场改建成了文化广场,篮球架、乒乓球台、各种城里见到的健身器械这里一应俱全,村医务室里崭新的医疗设施,农家书屋的书架上不仅摆满了农、林、水利、畜牧类科普书籍,还有《创业史》《红楼梦》《平凡的世界》等不少文学名著,家乡变化真大,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走错了……

踏进姐姐的家门,十来岁的外甥女淼淼羞羞怯怯地叫舅舅,我惊讶地发现她和姐姐小时候一模一样……

“姐,村容村貌变化真大……”

“是啊!”姐姐脆脆地说,“自去年开展精准扶贫来了个第一书记后,全村人吃上了干净的自来水,硬化了生产道路,建起了村医务室,有个头疼脑热不用跑到无定河镇医院了,厕所也改成了沼气的了。”

“姐,你的小卖部了?”我就问道。

“早就转让了。”姐笑格盈盈回答。

“为甚?”我不解,知道姐姐的这个小卖部每天能挣到几个零花钱哩!

“第一书记经常给我们讲扶贫要扶智,要彻底拔掉穷根早日过上小康日子就得有文化。”姐姐兴致勃勃地说道,“你姐夫成天在外跑的做生意,农忙时害得淼淼就要向老师请假照看小卖部,我没念过书没文化,再不能让娃娃也像我一样成了睁眼瞎,钱挣多挣少哪有个够?怕影响淼淼的学习,我就把小卖部转了出去。”

我一怔,像一枚忘记了季节的果实,掂量姐姐瞬间的回眸,揣摩着姐姐简单而又复杂的神情,感到这个第一书记不简单,不仅能在村容村貌和增加收入上给村民一个个大礼包,还能叫一个大字不识的普通农村妇女从思想深处认识到提高整个人口的文化素质对脱贫奔小康有多么重要的意义,犹如茫茫大海航行的船只看到灯塔把漆黑的夜空照亮了……在我赞叹之余一束月光从窗户悄悄挤进来,伴随着无定河的波浪声,和我一起轻轻地读着姐姐粗糙的脸……


责任编辑:张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