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了以后怎么“休”

——张永祥印象

res01_attpic_brief.jpg

张永祥

res04_attpic_brief.jpg

张永祥作品

res07_attpic_brief.jpg

书法 张永祥

res10_attpic_brief.jpg

国画 张永祥


    退休,退休,按照字面上的解释,离开工作岗位以后就应该或就能够休息了。至于怎样休息,其实早有答案:一人有一人的“休”法。再往远处推想,原来这花花世界的“花花”,就是由人的这千差万别构成的。

    张永祥已是74岁的老人了。年龄和当前颜值相比令人惊讶。当前全国人民都在养生,不知道人家这“生”是怎么“养”的。

    张永祥在很短的时间内陆续给我送来了四本精美的小集子让我“雅赏”,集子的名称分别是《张永祥书古诗词》《夕阳如歌·张永祥摄影作品》《夕阳无限好·张永祥绘画作品》《夕阳红似火·张永祥书法作品》。这四本集子从版面设计、封面题字、结构编排到装帧策划,全出自张永祥一人之手,是张永祥在老年大学趣对人生的玩物。

    退了以后怎么休,这是所有退休干部不可回避的硬性问题。张永祥的回答是,选择自己喜欢的,认真地玩。一辈子执着爱好而未能尽情发挥,凭着其原有的书画底蕴,张永祥2006年进入榆林市老年大学专攻中国画。两年后竟然学有所成,由学员变为老年大学绘画专业初级班的教师。上有名师的指点,中有实践的平台,下有他山之石的砥砺,教学相长让张永祥风生水起。他把自己所学的所有知识和感悟毫无保留地与学员尽情交流。很快,他的学生尤万若、樊生琴、马海龙、延志萍等,不是举办了画展,就是出了画册。他在绘画之余,除坚持书法练习外,还勤修摄影,所带的徒弟也办了摄影展。人们说艺术是相通的,张永祥,一个退休了的行政领导干部,业余精通了三门艺术,我想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通才”了。我评不了他作品的水平、品位的高低,只知道他的作品曾获全国、全省、全市数次奖励。他对一些艺术构成的奇思妙想,往往令人拍案叫绝。与他的合作学习,如同享受。市老年大学首届民歌大赛十大歌手汇报演出时,舞台背景由他策划为群星璀璨,效果特别好。毛主席诞辰120周年时,学校组织集中展出老年大学师生书法、绘画、摄影优秀作品各40幅的主题背景,仍然是他聪明智慧的结晶。当时学校实现所有演出节目的自编、自导、自排、自演、自主持,张永祥总是最权威的舞美设计。他的策划效果,不仅折服所有观众,而且参与图案喷绘的操作人员竟然反映,他们跟张老师合作,使他们的专业能力与艺术水平也提高了许多。

    这个人的人生,是由钻研、认真、艺术、情趣等部件构成的,匠心独运。他还炒得一手好菜,会擀面,会蒸馍,可见他是做什么精什么,做出什么,什么都是精品。像王世襄一样,玩什么,就是什么专家。

    张永祥退休后的能量,集中发挥在了老年大学的绘画讲坛上。多年来,他在辛苦中讲究成就,从成就里享受乐趣,在快乐的人生过程中,凝结了自己独特的养生秘诀,他把这秘诀的核心都归结于对书法绘画如醉如痴的爱好与追求之上。

    “莫言春度芳菲尽,别有中流采芰荷。”他认为老年人习书作画可以丰富个人生活,调节性格情绪,有益身心健康。把退休当拐点,将前半生的积累用书与画的形式转换、抒发、调整,是老年人弥合退休失落感的最佳良方。书画是纸上的太极拳(张大千语),习字作画由于全身的凝神贯气,运笔的快慢之分,很自然地就使血气融通全身,使体内各部分机能得到调和,大脑神经的兴奋和抑制得到平衡,促进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书画要按步骤进行,一笔一画,急躁不得,经过日久时长的磨炼,平稳了情绪,从容了性格。医学家陈存仁在《乐天长寿辞》中就讲:“健康要道,端在正心;喜怒不萦于胸襟,荣辱不扰于方寸;毋虑毋忧,即是长生圣药;笑口常开,便是医病良方。”

    对书画有一定的临习研究之后,每个人都会惊奇地发现,从人格到画风,再从画格到人品,从技到道,从道到技,道而技,技而道,如此反复升华,可以让人很快进入一个奇妙的艺术境界。审美情趣和精神境界的提高,人的生活品位自然更加丰富、多彩、生动和有档次,家庭文化底蕴自然提升,不仅自己享受,还可影响他人,尤其可教育后代。

    退休后不少老年人产生“毛菜瓜捣炭,先折半截”的气馁。书画引导老年人找到用武之地,重拾自信,积极作为。以书画凝聚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意气相投,亦师亦友,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不会产生孤独寂寞的情绪。

    他的这些观点,来自老年大学的教学生活实践,成为他和学员们“安身立命”的理论依据,极大地调整了退休人员的心态,为养生界的上乘之作。

    张永祥现在还活跃在老年大学的讲台上,边学、边教、边画。他仍在不懈地探索着,喜欢自己动手搞示范,喜欢与知己切磋,一同进入物我两忘的境界。尽管其书、其画、摄影正渐入佳境,但他认为“艺无止境”,仍在心怀敬畏,勤耕不辍。多么可爱的老头,他那么喜欢艺术、喜欢教学,那么多的老年学员喜欢他的为人、喜欢他的作品、喜欢他的诲人不倦,跟着他一起洇染榆林的文化氛围。猛然间,我感到笔底下的拙与涩,急毛火燎地把他介绍给大家,其实教学、生活中的他,更丰富、更精彩、更有趣。


责任编辑:张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