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之春

    走过四季如春的昆明,看过冰封千里的漠河,我们塞北的春的脚步,在“千呼万唤”中似乎来得总是那么的踌躇与迟缓,带着隆冬的清寒,送来薄春的气息,使人们在寒冷中期待着那有点触手可及的暖意。

    带着对春的浪漫怀想,终于,盼到了时令上的漠北的春季。虽是“乍暖还寒时候”,但翘盼的人们的心底却早已泛出了绿意,正如丰子恺先生所言:“春,这么美的名字所隶属的时节,想起来一定很可爱。好比听见名叫`丽华`的女子,想起来一定是个美人。”
    照理说,惊蛰已过多日,应该是春雷始鸣雨水渐增的日子了然而,放眼四眺竟连春的影子都感知不到,更别说那“香自苦寒来”的傲雪红梅啦。至于“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的寒梅孤寂的清香,便只能在遐想中轻嗅了。而那“无意苦争春,一任群方妒”的胸怀与境界,更是我们这些后辈所望尘莫及的。故而,期待已久的迎春花也只能等到暮春再赏喽。
    窗外的树梢和屋檐上,尽管布谷鸟迫不及待地呼唤春的到来。然而,塞北的风沙还是一如既往地光顾着每一寸土地留下带着几分瑟缩寒气,就像严冬的尾巴迟迟不肯收回。难怪在历代文人墨客的咏春佳作中,多是带着一种愁意,甚或哀怨。

    透过纱窗,遥望那四季如海的天宇,永远的澄澈,永远的清明,宛如大漠人的心胸,宽广而良善。凝望处,春意晚来方未定。不觉想起南方朋友微信中关于春天的照片:小桥流水,柳绿桃红,花团锦簇,春意盎然,好一派秀美迷人的春意,恰似那温婉可人的江南女子。此时,想必在那南疆,她们或乘舟赏春,流连忘返;或凭栏沐风,神思飞扬吧。
    或许,自己也是一个容易触景生情的人,望着风沙吹过的混沌无涯,总感到塞北的春天“遥不可及”,一股“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伤感袭面而来。人生还有几度春,总担心那"春风桃李花开日”的时光还未至就已经悄然而逝。

    天,路过桃园小区,儿子突然大叫妈妈,桃花开了!”循声望去,红花几朵,俏立枝头,果真是“春风先过小桃枝”呀,一抹意外的欣喜油然而生。感动之余,又生几分感恩,感谢造物主垂怜,让我在不经意间有幸掀开春帘,窥得“半遮面”的红颜。都说,一朵桃花足以明媚一个春天。有了花,蝴蝶不会寂寞有了蕊,蜜蜂过得充实
    不仅大漠"枝头春意少",塞北的春天还来得特别短促,让你来不及驻足,更无从观赏,她便已从指间滑落。待到小径红稀,芳郊绿遍”时,属于我们的夏天就已然来临。那时,院子里,公路边,到处都是尽态极妍的刺梅:芬芳,美丽,迷人,不过,那又是另一个时节的光景了。
    尽管,属于我们的景是一分流水,二分春色,三分尘土,悄然而来,匆促而归。然而,我们依然要经营好这个属于我们的独特的时节,播种心的希望,静待花的绽放。 


责任编辑:张官

上一篇:我的大学
下一篇:榆林史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