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唢呐

千年边塞。万里山河。都在这一腔气息中沸腾!

七只笛孔是你灵秀的七窍投影镂刻,一盏铜碗状的喇叭是我憨实的头颅高昂……取一截脊梁做杆,

竖起生命的坚强,

我就是行走着的塞上唢呐,

塞上唢呐就是我停顿下来的身影……

你说:活着就是活一口气息——出一口气,争一口气。那么,土地之上所有生活的精彩也就是在一种气韵之中。

黄土给予启示,白杨给予挺拔,蓝天、黄沙、白雪,赏赐洞穿的广阔……我有万千心事不说,只用一个高亢的调门去镂刻心灵的截面……

吹奏起边塞风物,

吹奏起黄土风情,

吹奏起心中的喜悦,

吹奏起心中的忧伤、苦痛、烦躁,还有暗暗的隐忍中的一些仇恨……

吹奏。吹奏!吹奏,定是以短暂的高昂,突然划破边塞风云的厚重,紧接着是悠长的缠绵……

就吹奏这,

——这边塞狼烟消失的长空,这千军万马不曾踩碎的厚土,这滔滔河水洗去多少边塞苦泪……

就吹奏这,

——这白杨似箭,这山路崎岖,这窑洞幽深,这黄沙明亮烫手,这五谷飘香这麦黄稻熟烹饪四季温饱寒暑……

就吹奏这,

——这男子刚强,这女子秀美,这男欢女爱的时光,这雨水稀少河水浑浊,这泪水涟涟浇灌出的悲凄信天游……

把爱恋,把愁绪,把心伤,把仇恨,把一切积攒成胸中的气息,融化成脉管中的温度,传输给一支闪着铜光的大喇叭唢呐……

吹奏唢呐,就是在高歌传唱一片土地的传记。

听,听,有鸟划破长空,有兔或鹿奔跑于边塞之地,有涓涓河水麻绳样捆扎住黄土的胸膛,

山沉沉,沉默为一点顿音,

雁悠悠,悠然为一点间隔,

更多的广阔,流畅为一种平缓,是在诉说是在演绎是在展现——这一方土地的神奇与儿女的多才多情……

陡然一转,是高原状貌的峰回路转,是边塞山河的奇异呈现……我想,我想那更是心事的临写,还有心中大喜大悲大得大失大慈大悲大爱大恨的冲击……

江河直下,流星狂涌,一杆唢呐是一棵有声音的大树,一杆唢呐是一个诉说时光的车轮,听!

听,有雨在哭,有山在怒,有水在笑,有草在飞,有花在跃起,有马在奔腾,有牛群在河岸边静静照看着流走的河水映射出眼中的忧伤……

听,有晴空万里,有风卷残云,有洪水滚滚,有星光静默,

听,听,听,有柠条花的香,有玉米叶子的绿,有高粱穗子的红,有稻子与谷子的黄……加点鸟儿羽毛的蓝与黑,让色彩在唢呐的腔管中流泻!听,吹出一个边塞,吹响一片黄土,吹醒一个季节,吹醉一颗心儿,吹奏出一段忧愁,也吹奏来一个希望……听!

黄土在唢呐声中飞扬,

边塞在唢呐声中生动,

我们在唢呐声中喜悦,

听,就连一个人与土地的最后告别,也只是三分小忧愁七分大喜悦……吹,吹,吹,吹,把生着的气息,把活着的气韵,以嘹亮以低沉以豪迈以狭隘以辽阔以婉转以壮阔以一腔不断延续着的气息呈现出来!

唢呐在诉说这一片土地之上“人活一口气”的亘古信条。

但是,我要说:如果把唢呐像剑一般利落地从胸腔间抽出,穿透蓝天穿破黄土,就一定会有一个声音从白云边跌落,我相信那就是这片边塞黄土之上最嘹亮最初始的生命的啼哭……

现在,唢呐直直地插进黄沙之中,

这时,声音停顿下来,一杆唢呐就是白杨的坚毅挺拔就是柠条的坚强敦厚就是红柳的坚韧豪迈……声音停顿下来,土地寂静下来,陕北边塞渐渐回归于它鸡鸣狗吠牛哞马嘶炊烟升起人沉默守望奔走前行的繁琐平凡之中……

回归于荒芜。回归于寂寥。

然而,还有多少颗心浸泡在唢呐吹奏出的浪潮之中?唢呐已经把最后的一个音符收回,以静默的身躯标注在黄土之上……

也许,在等待下一次冲天的嘹亮!

一声嘹亮,划破高原,一声高昂,划破边塞,比刀比剑比斧钺更加锋利地穿透千年时光的深邃,穿透千年边塞黄土的雄浑……

                                                             

责任编辑:姜雯雯

上一篇:路遥故里
下一篇:家乡的气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