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文一字总关情

    2007年,我考取了省派选调生,被分配到米脂县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任乡长助理。报到那一天早上六点多,我就从县城出发了,没想到被困在一个小镇上。因为连续下雨,班车停运,为了不影响报到,在一番讨价还价后,我终于...

  • 新编《子洲县志》浅谈

    前几日,打开新编的《子洲县志》,通读一遍,颇有感慨。我为这部上下两卷近230万字的鸿篇巨著点赞。初步感觉,这套新编县志有三个特点:新、信、善。新编县志对旧县志进行修正、补充,内容扩充了一倍多,且图文并茂...

  • 送别路遥时惊心动魄的瞬间

    1992年11月20日,这一天,西安三兆公墓,天气阴沉,而且很冷。这一天,来了两千多人,送别即将离去的作家路遥。此前,我在西安这么多年,首次看到有这么多人送别一个人。这天,我全程记录了路遥追悼会的过程,具体由...

  • 青苔

    是谁将岁月的锈迹播进你博大的胸怀又是谁的犁尖将喧嚣的尘埃点入你细嫩的心田正是有你不衰的一香灵气泽润了枯萎而干裂的壁岩冰冻、板结、干旱这一串串过时而害羞的字眼在你的面前、竟然那样憔悴而无力历经千载风霜一...

  • 黄鹂鸣翠柳

    几番倒春寒过后,气温慢慢上升,方见春风姗姗而来。吹着、吹着,树木干枯的枝条上,有了浅黄青绿,毛茸茸的新芽,探头探脑、左顾右盼,柳树开枝散叶,披上淡绿的丝巾,一川烟柳,树影婆娑,开始呈现春天的气象。看到...

  •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外四首)

    对!我确定就是和李白这家伙喝下那壶桂花酿之后才开始赏月的。月亮从东山顶上升起白白的,皓洁的像极了新娘的脸庞我们说起关于月亮的故事说起繁花如锦的长安往来的诗人以及彼此的仕途兴浓之处,他吟咏 放歌 舞剑泼洒...

  • 春天散歌

    春雪的告白雪花最先感受到春的萌动与召唤,飘落下来。雪花与春天相遇,就有了“春雪”的新芳名。雪花报春。春雪来的真早。春雪带着已经准备了很久的告白“演讲词”,为即将到来的一片花海世界做着全面覆盖大地的示范...

  • 沉入生活 磨砺经典

    柳青在我心中是大师、是典范。当《创业史》风靡全国时,我正在师范学校读书,自然当作自己的“圣经”,也企图找到成功的秘诀。书中描写的火红年代虽已远去,今日重读仍感受到作品沉甸甸的分量。青葱岁月投身“抗战”...

  • 我与《榆林日报》

    开栏语今年是《榆林日报》创刊70周年、榆林广播电视台电视开播30周年,榆林传媒中心特举办“我与榆林日报”“我与榆林广播电视台”主题征文活动。征文启事刊登以后,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投稿以及询问者众多。本...

  • 全国文艺界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

    全国文艺界深入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培根铸魂,用心用情用功抒写伟大时代  3月4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的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时发表重要讲话,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

  • 今昔镇川

    镇川无疑是有故事的。曾经的她声名显赫,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远方的人们甚至不知榆林,却知道这个商贸重镇。然而,在现代物流冲击下,它的暗淡有些让人措手不及。可是,它依然是重镇,依然充满活力,并拥有由遥远的...

  • 茶缸

    一只茶缸张着嘴在玻璃的茶几上静悄悄地打盹七点的余辉里你到它身旁将惆怅酿成一杯红酒缓缓咽下一只茶缸张着嘴在玻璃的茶几上静悄悄地打盹八点的贝斯尖叫你到它身旁将狂野谱作一串音符律动奏响一只茶缸张着嘴在玻璃的...

  • 唤醒生命

    浏览资讯,看到一则消息里讲,英格兰西北部的一家书店卖出了一本书,卖出时它已经上架了27年,当初入货的店员今年也已经84岁了。在书架上静默地沉睡了27年,可能很多次被人拿起又放下,身边的书本走马灯般更迭替换,...

  • 我是春天

    我是生动的春天,从冷峻的冬天孕育而出,渐暖,渐绿,渐美。解冻的土地是我的温床,里面燃烧种子的火焰,含蓄着勃勃的生机和美好的愿望。和风是我的身子,我在土地上自由奔走,任意打滚、唿哨、翻跟斗,并安静地睡眠...

  • 城乡穿梭记

    近十多年了,很少回老家过年。老家的冬天格外冷,回家后的我一整天一直蜷缩在炕上,身上捂着厚厚的被子。今年过年,父母亲终于答应我和妻子了。他们进城和我们一起过年。来城里的前一天晚上,黄土塬上落了一场薄薄的...

  • 春天,怀念朝圣的一场大雪(组诗)

    雪印在高家洼塬上可以让目光锁定一条河流或一片草地一场大雪便铺天盖地……与世界较量踏上雪印,一路就势如破竹读一首春天的诗会震惊大河上下此刻,在伟人的胸怀中我们都是孩子双手捧起被诗行打磨后的雪花找,回家的...

  • 想念一棵杜梨树

    小径旁,一棵开满繁花的树,引人注目,洁白的碎花儿,顶着浅黄的花蕊,像梨花,却比梨花的花瓣略为单薄娇小,开得格外羞涩矜持。一股清淡的馨香,遥远且熟悉,瞬间攫住了记忆的味蕾。故园的山坡上,也有这样一棵杜梨...

  • 寻访读书者

    每天坐地铁一号线换乘二号线、三号线奔波在家和单位之间,一幅“你有多久没有读完一本书了”的彩色广告闯进眼眸且始终伴随。车厢里无论拥挤还是宽松,抬头看四周,长长的车厢里,或男或女,或坐或站,永远不乏低头的...

  • 年要过到二月二

    过大年,精彩不断、活动不断,人们吃喝玩乐尽情享受。陕北大地上浓浓的年味儿,描绘出一幅幅歌舞升平、国泰民安的民俗风情画面,鞭炮、锣鼓、唢呐、秧歌、舞龙、耍狮、高跷、放焰火……平时渴盼又不容易满足的娱乐活...

  • 路遥与“陕北人”

    路遥一生著述大多数是小说,另外诗歌、散文、剧本等,加起来尚不足路遥全部创作的三分之一。路遥小说作品多以陕北为主,因此作品中的主人公多是陕北人。英国文化地理学家迈克·克朗在《文化地理学》中说:“地理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