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恩我的祖国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我和我的祖国》已经成为中国最热门的歌曲之一,千千万万的中华儿女在大江南北唱响这动人的旋律,以表达自己对祖国的感恩之情。2020年一场新冠疫情,让大家猝不及防,打乱了中...

  • 清涧籍传奇英雄李延培:剿匪堪比杨子荣

    解放战争后期,一位参加剿匪斗争的解放军传奇英雄李延培,舍生忘死、上山劝降成功,演绎了一段动人心魄的难忘故事。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的事迹一点也不比人们熟知的侦察英雄杨子荣潜入匪巢配合战友剿灭“座山雕”的故...

  • 读《认知天性》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人就一直不断地在学习,通过五觉来认识这个世界,经历各种挫折学会不少本领。从上学开始,我们就开始了刻意学习,从小学、初中、高中,一直到大学,学了很多知识,也总结了不少经验,自认为掌握了...

  • 鲁迅:煮熟一锅小米粥的时光

    鲁迅喜欢吃小米粥。他曾以“煮小米粥”喻时间,说过一句经典的话,“煮熟一锅小米粥的时光”。单这句话,就觉知生活中的鲁迅很浪漫,有温度,很好玩。 1929年鲁迅到北平探亲回上海时,特地买了“小米”“果脯”等带...

  •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17年国庆假期,我随家人前往陕西的最南端,“秦头楚尾”的安康市紫阳县探望老公的宗亲。 从西安出发,穿越了我国自行设计施工的世界上第一座最长双洞单向高速公路隧道进入安康境内,沿着汉江河水行驶在以绿为底色...

  • 阅读,让生命蓬勃葱茏

    人生就是一次无悔的旅行。有书相伴的旅途,快乐、充实、美好、幸福!我喜欢读书。无论时光怎么流转、生活如何变迁,都未曾剪断那一缕绵长恬谧的读书情愫。我喜欢读书,不仅喜欢它给我知识,而且感激它带给我快乐。在...

  • 明代榆林行政区划的变迁

    榆林历史上多属边疆,农牧交错,民族融合。明代榆林为“九边重镇”之一,军事地位突出。关于明代榆林的研究涉及多个学科领域,如历史学、考古学、历史地理学、商业地理学、建筑学等,不同视角下,明代榆林的社会风貌...

  • 我的初中时光

    我的初中时光,是在一个叫任念功的山村中度过的。那是一段艰苦、单纯、上进而且改变了我人生命运的时光。那年我十三岁,背着行李第一次来到这个离家十里的大村,看到的是与家乡并无二致的山村风貌。三道黄土梁弯,一...

  • 阅读,让人生更上一层楼

    寒假初,结束了一学期繁重的工作,和大学舍友相约见面谈心,就是这次见面,让我自惭形秽,觉得自己粗陋、浅薄、落后。见面初,我们各自寒暄,客套之后,我随口问了她:“你朋友圈每天对教育那么多感想是哪儿转载的?...

  • 我的好友李赤

    李赤是我西北大学中文系校友,他生前与我过从甚密,情同手足。无论是处于顺境还是逆境,我们之间的友谊坚如磐石,牢不可破。李赤去世虽已六年之久,但他的音容笑貌却永远留在我的心中。学长我是1965年秋经高考录取到...

  • 写给儿子的信

    鼎:好,见信如见爸。这次正值我出差在家,临行前一晚你将信封好交于我,放在我包的侧面。待下飞机坐在大巴车上,我才怀着激动的心情,郑重小心地打开了信。你的信爸读了好几遍。车子在飞驰,爸的思绪在飞扬,感叹时...

  • 说家乡

    每当有人问老家是哪的?我总习惯说是蓝田的,常常会更详细地说出乡、村,甚至到小队的名字,除非问话者不知道蓝田。我几乎不觉得自己是西安人,好像城市和我没有太多关系。我属于那个沟壑峁梁重重叠叠的村子里的人,...

  • 好好活着,也是责任

    春去秋来,年轮圈圈,蓦然回首,已到中年。这个年龄,父母步履蹒跚,孩子幼小稚嫩,上有老下有小,夹在中间压弯了腰。郁达夫有诗云:“生死中年两不堪,生非容易死非甘。”这个年龄,慢慢看破了人情、见惯了生死,觉...

  • 汉字里的文化韵味

    汉字象形,包含着中囯古人对世界的丰富体验,凝聚着我们祖先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所以许多单个汉字的形成都能给人以直觉和形象的联想,而且很明快,也很生动。比如“休”字,左边是个人,右边是棵树,所以“休”是...

  • 用听的艺术服务百姓

    广播剧是听的艺术,是看不见的戏,是通过声音和音响去表现艺术形象。广播剧《我们一家人》以深厚的思想主题,崭新的艺术形象,曲折引人的故事情节,赢得了广大听众的喜爱。虽然是抗疫题材的命题作文,却不落窠臼,独...

  • 石嘴雄镇与路遥小镇

    这个黎明,必将被远去的将士、邮差、走夫的脚步声和马蹄声惊醒。数百年前,也是这样平平常常的黎明,一个藏在黄土高原深处的古驿站,悄悄亮起灯火,仿佛漆黑的大山睁开了眼。驿丞和驿卒,各司其职,各负其责,闹腾了...

  • 眼中钉

    人们常说眼里容不得沙子,可以想象眼中有钉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恐怕不只是眼睛疼痛无比,心里的难受劲儿也不是用语言能表达的吧?所以,人们用眼中之“钉”来比喻心目中极为痛恨仇视之人,非常形象,也很生动。五...

  • 乡村的夏夜

    乡村的夏夜,微风习习,夜风吹在身上凉凉的,柔柔的。那种凉顿时让人心旷神怡、淋漓舒畅;那种柔像母亲抚摸孩子一样,至亲至爱、甜蜜幸福。静谧在乡村的夜里,我们就能听见夜风歌唱的声音,一会儿轻吟在耳畔,一会儿...

  • 一双老布鞋

    三十年前,我十六岁,在县城读高中。我的家在黄河畔上的一个村子里,离县城三十里。三十里明沙,软溜溜地铺成一条漫无边际的毯,我每个星期用脚丈量一个来回。我的母亲有一双十里八乡颇负盛名的巧手,那时,母亲手里...

  • 背 树

    “催树,催树,你为王,你发粗来我长长。”这是我们儿时背搂着椿树,念叨过的歌谣。村里人敬仰树,有背树的习俗。树在村人眼中具有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俨然一村之长似的。村人和树木息息相关。他们与树为邻,为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