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庭老树阅人多

    一块粗粝的石头,站在村口,站成村庄的路标。沿着一道柔软的土路深入,一双布鞋,丈量村前小溪的长度,河道蜿蜒,似乎走不到她的尽头。走在村庄,我时时看见自己的影子,清清白白,与无数熟悉的石头垒砌在一起,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