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那边山那边

    下午6点半,飞机轰鸣着从榆阳机场滑跃起飞,绿色的沙漠在机身下不断延伸。爬升之际,飞机轻轻斜了身子,转个弯向东南飞去。凭借着东山两个高矗的电厂散热塔,我企图辨识熟悉的城市。但我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只一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