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让故乡认领的唯一证件

    离开故乡时母亲使劲往我的包里塞行李除了吃穿用度,还有一方碧蓝的天一缕洁白的云一团湿漉漉的晨雾并郑重从祖父坟头挖来一抔黄土和一口带着土腥味的方言然而,母亲没料到城里的住房 日渐逼仄根本容不下她的慷慨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