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过年记

    好不容易盼到了过年放假。可实际上,放假不到三天,我就开始盼收假了,像漂流到海面上的小船渴望靠岸似的。年过得一点也不轻松惬意。上班上到二十九,年三十儿一早起来就是大扫除,一通洗洗刷刷下来,腰都直不起来。...

  • 陕北过年贴对子

    过大年,贴对子。陕北人不叫春联,不叫对联,就叫对子。“子”为尚,“子”为敬,“子”是爱,“子”是昵,“对子”最合陕北人的口味。在陕北,不管穷人富汉,不论老人小孩,只要能立起锅灶,只要是一户人家,就要贴...